谌中和

时间:2018-12-12浏览:8210设置

谌中和,1966年生,湖南人,哲学博士,教授。

虽然神马都是浮云,但思想却有真谛。存在决定意识是马克思最伟大的教导,他要求我们应该从社会生活本身即人类的实践活动出发来理解人类文明及其发展道路与未来趋向。我最坚定的学术信念,是认为物质生产和人口生产是两种最基本的人类实践或生产活动,两种生产及其相互作用是理解人类文明的钥匙。根据两种生产的历史观点,我把人类文明分为两个时代,即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在《中国的诞生》一书中,我对中国农业文明的历史进行了基于两种生产的研究。这种研究表明,农业时代的文明发展道路大致可以划分为这样依次递进的三个发展阶段:早期主要以解决在特定地理条件下人类生产生活的各种核心技术问题为主题的技术化时代;之后,文明的主要问题转变为,如何在既定的财富状况下,实现历史时代的公平正义与自由。人类的办法通常是用人口生产导致的特定形式及其价值观来整合社会,从而使社会生活显得或尽可能符合人性,这就是文明的伦理化时代;伦理化时代之后,文明进入以稳定或停滞为基本特征的可持续发展时代。

根据两种生产的历史观点,我预期,工业文明将在更高的形式上重复上述三个发展阶段。迄今工业时代的历史主要是工业文明的技术化时代,但伦理化时代的脚步可能正在走来。由于中国文明所选择的家庭伦理化道路在农业时代取得了最伟大的成就,中国文明在伦理化时代的历史经验很可能将为人类工业时代的伦理化道路提供重要借鉴。

如果自由是人类文明的最高价值追求,那么自由的前提应该是让每个人都占有并自主支配进行两种生产所需要的基本生产资料。由于人类天然就具有进行人口生产的基本“生产资料”即我们的身体,因而让每个人都现实地拥有并自主支配进行物质生产所需要的基本生产资料就是自由的基础。在这个意义上,我预期工业时代的未来将是在更高的形式或水平上实现向家庭经济的复归。


返回原图
/